日本女性就业人数突破3000万,“女性经济学”能挽救日本?

?

界面新闻2天前我想分享

记者聂琳

安倍的“女性经济学”似乎正在发挥作用。据共同社报道,6月份日本女性就业人数达到3003万人,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30,000人。这是自1953年以来第一次有可比数据超过3000万。

日本是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。人口老龄化,劳动力差距扩大,使日本经济和社会福利制度面临巨大挑战。在这种情况下,安倍政府提出了“女性经济学”,旨在防止日本的老龄化和生育率下降,从而推动日本经济。增加女性就业是女性经济学的主要政策主张之一。

高盛(Goldman Sachs)分析师凯西松井(Kathy Matsui)首先提出了“女性经济学”的理论根源。 1999年,松井在《女性经济学:日本的隐性资产》中指出,日本将更多日本母亲送回工作场所非常重要,这可以使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(GDP)增加约15%。

在安倍晋三于2012年再次当选日本首相后,他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。改革包括三个主要组成部分,即扩张性货币政策,财政刺激和结构改革。这一系列改革被称为安倍晋三。其中,结构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关注“女性经济学”。

为了促进“女性经济学”的实施,安倍政府于2014年成立了“社会部门,创造女性的光辉”,并召开年会,制定促进女性进入职场的政策。

例如,日本政府承诺将劳动力中25-44岁女性的比例从2012年的68%提高到2020年的73%。与此同时,鼓励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招聘更多女性和给他们更多的晋升机会。到2020年,女性领导职位的比例将从10%增加到30%。此外,为了解决已婚妇女的担忧,日本政府提出加强儿童保育工作,并利用政府拥有的土地开设更多的幼儿中心。

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,在日本15-64岁女性中,女性劳动参与率自2012年以来逐年增加,2018年达到69.8%,超过了整个亚太地区的中国(69.01%)。排名第八。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显示,在1997年,2007年和2017年的三个节点中,日本全职家庭主妇的比例分别为49.3%,45.7%和35%,即比例为日本的全职家庭主妇是两个。在同一时期,日本双职工户的比例从1997年的50.7%增加到2007年的54.3%,然后到2017年的65%,增加了15.7个百分点。

尽管如此,专家指出,安倍政府的女性经济学仍然面临着许多挑战,不仅包括传统的“男性外,男性和女性”概念,还包括长时间工作和饮酒的日本公司的企业文化。同事下班后。日本的法律和税收制度也受到限制。

日本的税收制度和社会保险制度旨在鼓励妇女在结婚后返回家庭,只从事非正规劳动。例如,在日本,税收是按家庭报告的。为了避免征税,许多妇女必须非正式地选择时间和工作。

专家还表示,日本政府的“女性经济学”很难从根本上解决日本人口下降的趋势。为解决人口老龄化危机,日本应继续增加移民的引进。

收集报告投诉

记者聂琳

安倍的“女性经济学”似乎正在发挥作用。据共同社报道,6月份日本女性就业人数达到3003万人,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30,000人。这是自1953年以来第一次有可比数据超过3000万。

日本是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。人口老龄化,劳动力差距扩大,使日本经济和社会福利制度面临巨大挑战。在这种情况下,安倍政府提出了“女性经济学”,旨在防止日本的老龄化和生育率下降,从而推动日本经济。增加女性就业是女性经济学的主要政策主张之一。

高盛(Goldman Sachs)分析师凯西松井(Kathy Matsui)首先提出了“女性经济学”的理论根源。 1999年,松井在《女性经济学:日本的隐性资产》中指出,日本将更多日本母亲送回工作场所非常重要,这可以使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(GDP)增加约15%。

在安倍晋三于2012年再次当选日本首相后,他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。改革包括三个主要组成部分,即扩张性货币政策,财政刺激和结构改革。这一系列改革被称为安倍晋三。其中,结构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关注“女性经济学”。

为了促进“女性经济学”的实施,安倍政府于2014年成立了“社会部门,创造女性的光辉”,并召开年会,制定促进女性进入职场的政策。

例如,日本政府已承诺将劳动力中25-44岁女性的比例从2012年的68%提高到2020年的73%。与此同时,鼓励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招聘更多女性和给他们更多的晋升机会。到2020年,担任领导职务的女性比例将从10%增加到30%。此外,为了解决已婚妇女的担忧,日本政府提出加强托儿服务,利用政府所有的土地开设更多的托儿所。

世界银行数据显示,自2012年以来,15-64岁日本工人的女性劳动参与率逐年上升,2018年达到69.8%,超过中国(69.01%),在亚太地区排名第八。卫生,福利和劳动部的数据显示,1997年,2007年和2017年,日本全日制家庭主妇的比例分别为49.3%,45.7%和35%。也就是说,日本全日制家庭主妇的比例在过去20年中下降了14.3个百分点,而同期日本的双工家庭比例增加了15.7个百分点。百分点从1997年的50.7%增加到2007年的54.3%,然后到2017年的65%。

不过,专家指出,安倍政府在女性经济学中仍然面临着许多挑战,不仅包括“以男性为主导,以女性为主”的传统观念,还包括日本企业的长时间工作时间,以及与之相关的企业文化。同事下班后,以及日本法律和税收制度的限制。

日本的税收制度和社会保险制度旨在鼓励妇女在结婚后返回家庭,只从事非正规劳动。例如,在日本,纳税申报以家庭为基础。为了避税,许多妇女不得不选择计时和非正规工作。

专家还表示,日本政府的“女性经济学”很难从根本上解决日本人口下降的趋势。为解决人口老龄化危机,日本应继续加大对外国移民的引进力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