尚品网“猝死”前,少数资本提前撤了? || 深度

  无冕财经2天前我要分享

  image.php?url=0MseT5YFu6

  “因融资重组不顺、经营受阻”,尚品网破产清算,然其曾获得来自高瓴资本、雷军等的十几亿元融资。员工、消费者、投资者哀嚎不断,却发现有资本成功“逃离”?

程昱,设计:甄开心,编辑助理:苏欣然

  “中国奢侈品市场即将迎来‘最好的时代’。”镜头前,奢侈品电商平台尚品网创始人赵世诚侃侃而谈,可没想到,三个月后,“风”停了。

  8月7日,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消息,有尚品网用户称,接到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电话,“尚品资不抵债,在破产清算中,(消费者)已登记退款信息的话,会作为债权人信息,等清算完了统一处理。”

  image.php?url=0MseT5g4cr

  ▲尚品网于7月底递交于北京市朝阳工商局双桥工商所的情况说明书,图片源自《每日经济新闻》。

  一周前,据多位尚品网员工透露,其收到公司发送的主题为“破产遣散通知”的邮件。

  上线已9年,尚品网突然倒下,扯出算不清的“账”:拖欠的工资什么时候发?订单不发货,消费者如何退款?投资者手中的尚品网股份如何计算损失?

  烦恼缠身的他们想不懂,站在风口、曾获雷军等人疯狂下注的尚品网,为何会跌出赛道、走向坟墓,也想不懂十几亿元的融资,又是如何被烧光的。

  烧光十几亿

  历经五轮融资,尚品网手握十几亿元融资,陨落前,曾走过一段大把烧钱的挥霍旅途。

  在资本的支撑下,赵世诚大胆把尚品网定位为“会员邀请制私卖网站”,首次在电商平台采取严厉会员邀请制,相当于为其轻奢特性设置“门槛”。这与寺库、唯品会等“前辈”迥然不同。

  赵世诚还特别强调提升商品的品质,“尚品网上的每一款衣服和鞋子都是由买手试穿出来的”。据了解,买手每年都会飞往意大利等欧洲国家,按照四个季节订货。

  image.php?url=0MseT5Md4O

  ▲尚品网官网截图。

  然而,尚品网邀请制下的平台用户量极其有限,采购未能换来对等的消费。赵世诚坦承,团队曾因经验不足吃过亏,“2012年一季度尚品买了一千万的美国品牌的货,结果卖不动,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清掉库存。”

  花费巨大之余,尚品网还逃不开行业的“品牌授权”难题,有品牌认为尚品网破坏其旧有的授权体系而提出封杀。

  尚品网陷入了钱银短缺的窘境,于2012年春节期间,首次传出裁员的消息。2013年,意识到现有模式不适用于奢侈品品类,尚品网决定将平台降格为以便宜为诉求的时尚轻奢。

  转型后,尚品网再次获得融资,“雀跃不已”地继续烧钱,抢先天猫一步,成为英国快时尚品牌Top shop中国官方授权的战略合作伙伴。

  此外,尚品网还引入了一系列贴近潮流的综艺打法。2015年,赵世诚在真人秀节目《女神新装》里大手笔竞拍服装的设计版权,还狠砸六千万Top shop的现金券赞助,献出阔绰豪爽的霸道总裁买手首秀。

  随后,尚品网在《新闻晨报》投放整版报纸广告,并以“就算市场规模是第一,但我价格比你低;就算送货速度是第一,但我价格比你低;就算价格你确实低,但品牌low到没法比”的广告词向天猫和京东叫板,宣称要以全网最低价击穿行业底线。

  尚品网一度将希望放在当时如日中天的Top shop身上。赵世诚曾毫不讳言,“Top shop的销售额在尚品的贡献中占比不小。”

  可资本的助推,最后都得还回去。2018年8月,当Top shop发现尚品网并未完成两年前承诺的80家店时,决定提前终止合作协议。这无异于是让尚品网失去“臂膀”。

  曾经风光的轻奢电商生意不再耀眼,心灰意冷的赵世诚开始筹谋尚品网的“卖身”。

  2018年1月,深圳赫美集团(.SZ)发布公告称,全资子公司赫美商业拟将以不超过2.5亿元的股权转让款、不超过1.5亿元的增资款的总交易对价受让新尚品持有的尚品网90%股权和诚宇信100%股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本次收购中含有对赌协议。尚品网与其实际控制人赵世诚承诺,自交易生效起三个自然年内,首年、次年、最后一个对赌年,尚品网销售依次不低于4亿元、6亿元、9亿元,退货率不得高于24%。

  问题在于,2016年之后,尚品网一直没有新的融资进入,本就后继乏力的平台难以完成对赌协议,重组不顺的结局显而易见。

  这一次,尚品网没有再迎来春天。2019年6月,尚品网再度卷入裁员风波。官方没有再像以往那样跳出来辟谣,反而是在承诺会处理好每一位客户的订单后的22天后,发布了停业公告。

  一路烧钱,却没有打造出尚品网的独特之处,有业内人士一针见血指出尚品网的尴尬处境,“尚品网=一半买快时尚+一半买奢侈,但因为这个平台在快时尚方面可以被取代,在奢侈品方面品牌太少,两边的人都流失。”

  雷军、蓝色光标“提前”离场

  不久前的5月,赵世诚打破一年的沉寂,袒露这一年来带着团队“磕”遍知名品牌商、百货公司的艰辛经历。

  “all in,全部赌进去。”早知这是一场拼意志的战役,但赵世诚坚信,只要撑过这个难关,就能再进一步收获红利。只可惜,故事的发展未如他所想。

  露面后的两个月,尚品网迫于内部债务压力,选择以一则停业公告草草“结束生命”。

  尚品网“猝死”,与之紧密相连的资本备受打击。

  过往,尚品网一直头顶资本的光环。启信宝信息显示,尚品网共完成5轮融资:天使投资人为小米的创始人雷军;2010年,获得思伟投资、晨兴资本数千万美元的B轮投资......几年下来,尚品网融资金额高达十几亿元。

  image.php?url=0MseT5ePRT

  ▲尚品网融资概况。

  高光褪去后,因债务挤压而引发的危机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消息,资不抵债的尚品网正在破产清算,已登记退款信息的消费者会作为债权人,等清算完了统一处理。此次被波及的还有晨兴资本、高瓴资本、思伟投资等多家投资机构。照如今的情况来看,这些投资机构将遭遇“血亏”。

  不过,虽说大部分机构做了赔本买卖,但还是少数资本得以提前“离场”。

  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在启信宝查询尚品网的工商变更信息得知,蓝色光标以及雷军已退出尚品网投资人行列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6年蓝色光标领投了尚品网的E轮融资,仅一年后便套现离场,成为唯一成功退出尚品网的投融资机构。

  与蓝色光标相比,雷军的退出有些低调。从工商变更信息来看,7月5日,雷军悄然退出尚品网董事一职,其后不足一个月,尚品网便宣布停业。

  这样的退出在外界看来确实及时,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雷军直到平台关停前夕才决定退出入股9年之久的尚品网,也许是心有不甘。

  这并不让人意外,毕竟雷军与尚品网“交情匪浅”。2010年,平台成立之初,雷军就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领投了尚品网的A轮融资。

  得益于中国奢侈品市场快速发展,尚品网的增势强劲。上线仅四个月,尚品网就创造出156万美元的销售额。挣钱快,再加上融资不断,成立的三年里,尚品网一路高歌猛进。

径直的下坡路。尚品网折戟,“雷军系”失利的电商投资再添一员。

  image.php?url=0MseT5Tny6

  ▲雷军发布微博给赵世诚打气。

  一直以来,雷军投过的企业里都有着一定的共性。不管是凡客诚品、乐淘网还是尚品网,创始人都曾与其称兄道弟,且在投资后,雷军真如其所言成为“不管理的投资人”。

  但粗放的管理并没有换来他想要的结果。凡客和乐淘网历经转型和烧钱扩张,终因资金断裂倒闭;回看尚品网,也曾多次谋划转型,一路烧钱却在2016年后被资本“断流”而陷入绝境。

  被资本青睐的其他赛道成员同样命途多舛——融资近3亿美元、成功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寺库早已跌破发行价,面临着巨大的业绩压力;被阿里接盘的魅力惠逐渐被边缘化。

  奢侈品电商陷入僵局,昔日“风口”已是风雨飘摇。

  本文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特色内容。

  image.php?url=0MseT5rxG5

  ?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,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!商务、内容合作,请联系小冕。

、百家号、企鹅号、雪球号、蚂蚁财富号等平台。

  image.php?url=0MseT5BlbQ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